回到网站

靶向藥——晚期癌症病人的救命稻草

· 癌症診療

美國靶向藥物的發展

癌症,一個令人聞之色變的詞語。在很多人眼中,患上癌症就等於得了絕症,而87%的高死亡率也足以說明一切。作為全球第二大致死病因,每天都會有2.2萬人因為癌症去世。癌症,已經嚴重威脅了人類的健康與生命。

國際抗癌聯盟認為,約80%的癌症與環境和生活習慣有關,其中1/3的癌症是可以預防的。一旦發現患癌,積極的治療也是拯救生命最有效的方法。得了癌症,除了手術,很多患者還是選擇吃藥來控制病情,這就使得能夠精准定位、消滅癌細胞的靶向藥物被認為是晚期癌症病人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自1997年11月,美國FDA批准利妥昔單抗(抗CD20單克隆抗體)獲准用於治療復發性或頑固性低度或濾泡性非霍奇金淋巴瘤。這也是獲准治療腫瘤的第一個單克隆抗體,靶向藥應用於治療中。後1998年9月,曲妥珠單抗(抗HER2單克隆抗體)獲准用於治療轉移性乳腺癌;2001年10月,甲磺酸伊馬替尼(酪氨酸激酶抑制劑)獲准用於治療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(CML);2002年9月,Tarceva獲准作為標準方案治療無效的晚期NSCLC的二線或三線治療方案。2003年5月,吉非替尼(抗表皮生長因數單克隆抗體)獲准用於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(NSCLC);2004年2月,西妥昔單抗(抗表皮生長因數單克隆抗體)獲准用於治療轉移性結直腸癌,現已有100余個靶向藥獲得美國FDA審批。

如今最火爆的PD1/PDL1抑制劑

癌細胞就像揭去封印的小惡魔,不再受人體的控制,一個變兩個,兩個變四個,四個變八個,癌細胞的特點就是失控性生長。人體免疫系統就像是人體的鬥士,專門負責截殺各路侵入人體的細菌、病毒......但對癌細胞似乎沒什麼用。

這個白銀鬥士就是細胞毒性T細胞,它是一種白細胞,能夠偵查到被感染或發生突變的細胞。當他發現這些細胞後就會發出毒素,啟動其自毀程式(細胞程式性死亡)。但T細胞也不能玩命一路殺到底,殺紅了眼,人擋殺人,佛擋殺佛,最後把正常的健康細胞也會殺死。

所幸,新的研究發現,啟動一種名叫PD-1的分子可以關掉T細胞,使得正常細胞免受攻擊。但聰明的癌細胞也會表達PD-L1受體,和T細胞表面的PD-1結合,迷惑T細胞。

下面就是單克隆抗體大顯身手的時候,也就是本文的重點了,這些風靡全球的抗體是如何發揮抗腫瘤作用的?目前主要有兩種抗體,一種與T細胞表面的PD-1結合,使其重振往日雄風,另一種抗體與腫瘤細胞表面的PD-L1結合,讓腫瘤細胞不能迷惑T細胞,使得T細胞的開關保持打開、清醒狀態,能夠時刻牢記使命,不忘初心,最終使得T細胞圍剿各種腫瘤細胞,大獲全勝。

近日,人類腫瘤里程碑免疫療法抗PD1抗體聯合免疫療法在臨床治療腫瘤中取得多項突破性進展,結果發表在頂級醫學期刊《柳葉刀-腫瘤》上面。

頂級醫學期刊《柳葉刀-腫瘤》發表了兩篇與PD1/PD-L1相關的腫瘤治療臨床資料。其中一項是Nivolumab聯合IL-15超級激動劑ALT-803治療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的小型1期臨床實驗;另一項項則是阿斯利康的抗PDL1抗體Durvalumab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2期臨床資料。

PD1-PDL1免疫療法是一種廣譜的抗腫瘤方法,能夠治療多種類型的腫瘤疾病,有效改善患者總生存期。目前,除對肺癌的有效率為30%外,對膀胱癌的有效率更能到達50%。

目前,已有5大PD1/PD-L1癌症免疫藥物獲批上市,分別有2014年9月,默沙東的Keytrude獲批用於治療不可切除或轉移的黑色素瘤,是FDA批准的首個PD1抑制劑;2014年12月,百時美施貴寶的Opdive獲FDA加速批准用於晚期黑色素瘤患者;2016年5月,羅氏的Tecentrip獲FDA批註用於膀胱癌的治療,是第一個上市的PD-L1抑制劑;2017年3月,輝瑞和德國默克生產的Bavencio注射液以優先審評的方式獲FDA加速批准上市,成為首個獲批用於治療12歲以上青少年及成人轉移性默克爾細胞癌患者;2017年5月,英國和瑞士阿斯利康生產的Imfinzi獲FDA加速批准,用於治療在含鉑化療期間或之後或在含鉑新輔助或輔助化療12個月之內病情惡化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膀胱癌。

以PD1/PD-L1單抗為代表的一大批IO藥物,在肺癌、膀胱癌等腫瘤類型的臨床試驗中,對一些病人產生了持久的回應,相信在未來的發展中,PD1-PDL1免疫療法治療腫瘤疾病將會帶來新的曙光。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们刚刚发给你了一封邮件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链接确认你的订阅。

好的